作 文 诗 词 成 语 字 典 英文字典

手写

 

搜索 西·希内 诗词查询的结果   用时0.004秒

挖掘

内容:在我手指和大拇指中间 一支粗壮的笔躺着,舒适自在像一支枪。 我的窗下,一个清晰而粗厉的响声, 铁铲切进了砾石累累的土地: 我爹在挖土。我向下望 看到草坪间他正使劲的臀部 弯下去,伸上来,二十年来 穿过白薯垄有节奏地俯仰着, 他在挖土。 粗劣的靴子踩在铁铲上,长柄 贴着膝头的内侧有力地撬动, 他把表面一层厚土连根掀起, 把铁铲发亮的一边深深埋下去, 使新薯四散,我们拣在手中, 爱它们又凉又硬的味儿。 说真的,这老头子使铁铲的巧劲 就像他那老头子一样。 我爷爷在土纳的泥沼地 一天挖的泥炭比哪个都多。 有一次我给他送去一瓶牛奶, 用纸团松松地塞住瓶口。他直起腰喝了,马上又干开了, 利索地把泥炭截短,切开,把土 撩过肩,为找好泥炭, 一直向下,向下挖掘。 白薯地的冷气,潮湿泥炭地的 咯吱声、咕咕声,铁铲切进活薯根的短促声响 在我头脑中回荡。 但我可没有铁铲像他们那样去干。 在我手指和大拇指中间 那支粗壮的笔躺着。 我要用它去挖掘。 (1966) 【注释】 土纳:北爱尔兰地名。 ...

年代: 英国 作者: 西·希内

阅读全文

个人的诗泉

内容:(为米凯尔·朗莱而作) 童年时,他们没能把我从井边, 从挂着水桶和扬水器的老水泵赶开。 我爱那漆黑的井口,被框住了的天, 那水草、真菌、湿青苔的气味。 烂了的木板盖住制砖墙里那口井, 我玩味过水桶顺绳子直坠时 发出的响亮的扑通声。 井深得很,你看不到自己的影子。 有些井发出回声,用纯洁的新乐音 应对你的呼声。有一口颇吓人; 从蕨丛和高大的毛地黄间跳出身, 一只老鼠啪一声掠过我的面影。 去拨弄污泥,去窥测根子, 去凝视泉水中的那喀索斯,他有双大眼睛, 都有伤成年人的自尊。我写诗 是为了认识自己,使黑暗发出回音。 (1969) 【注释】 米凯尔·朗莱:作者诗友,生平不详。 那喀索斯:希腊神话中因爱恋自己在水中的影子而憔悴致死的美少年。 ...

年代: 英国 作者: 西·希内

阅读全文

一位自然主义者之死

内容:整年整月亚麻堰都在村镇中心 溃烂着;沉甸甸绿油油的亚麻 在那里腐化,被巨大的泥块压倒。 每天都在施罚的毒日下发酵。 水泡优雅地咕嘟咕嘟,青蝇 围绕着秽气织成嗡嗡营营的浓雾。 还有蜻蜓和带花斑的蝴蝶, 但最妙的是那像岸荫里 粘乎乎的塘水一样滋生着的 暖暖厚厚的蛙卵。每年春天 我都要在家里的窗台上,学校的 书架上摆满一罐罐的肥肉冻, 等着盼着那些渐渐发胖的小圆点 突然间变成活泼泼游动的小蝌蚪。 沃尔斯小姐会告诉我们 蛙爹爹如何被叫做牛蛙, 他如何呱呱地叫,蛙妈妈如何 产下成百上千的小蛋而这就是 蛙卵。你还可以借助蛙来预报天气, 因为天晴时它们发黄,下雨时 就变成棕色。 后来一个大热天,田野草丛里 到处散发着牛粪的恶臭,愤怒的群蛙 入侵了亚麻堰;我低头钻过树篱, 跑向以前未曾听见过的粗野的 蛙鸣。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低音合唱。 就在那堤堰下的草地上,大肚子牛蛙 昂然翘立;它们松弛的脖颈如船帆般 鼓荡。有些在跳动:啪塔、噗嗵 表示着猥亵的威胁。有些蹲伏着, 像泥捏的手榴弹,扁平的脑袋放着屁。 我一阵恶心,转身,跑开。那些 滑腻腻的大王聚集在那里是为了 图谋报复,而我知道:假如 我探出手去,蛙卵便会紧抓不放。 译自《一位自然主义者之死》(1966) ...

年代: 英国 作者: 西·希内

阅读全文

瀑布

内容:小溪不断淹没在自身的倾泻中, 纷纷滑落的细布和玻璃, 猛然停住,碎成无数飞沫。 同时的加速 和骤然的刹车;溪水翻腾 好似颠落的顽童尖叫着要公道。 仿佛一道巨大的冰川 倒挂了起来:被这长长的咽喉 吞进又吐出。 我的目光起伏上下,偕同 那横流直溅的成吨重量一起坠落, 坠落,但如此静立着记录这骚动。 译自《一位生物学家之死》(1966) ...

年代: 英国 作者: 西·希内

阅读全文

春之祭

内容:寒冬握紧拳头 就这样卡在水泵里。 柱塞在它的喉咙里 冻结成一团,冰块吸附 在铁上。摇柄 瘫软弯垂。 于是把麦秸拧成 草绳,紧紧缠绕 在铁管上,然后一把火 把水泵团团烘烤。 它凉了,我们掀起她的活门, 她的开口处湿了,她来了。 译自《通向黑暗之门》(1969) ...

年代: 英国 作者: 西·希内

阅读全文

非法分子

内容:凯利养着一头没领执照的公牛,远远 避离大路:要是想到他那儿给母牛配种, 你须冒受罚之险,但还得照常付款。 有一回我拽着一头紧张不安的弗里斯兰 穿过花絮婆娑的林荫小路, 来到圈养那公牛的草棚前面。 我塞给老凯利光溜溜的银币,为什么 我却说不清。他咕哝一句“过去, 到那门楼上去。”于是我居高临下, 观看这做买卖似的受孕。 门,没有闩,咣当当撞回到墙上。 那非法的种畜摸索着从栏中走出, 就像一台转轨的老火车头似的不紧不慢。 他转圈,打呼噜,嗅着。毫无兴奋的喘息, 好像一位和气的生意人那样从容不迫; 而后是突然而笨拙的一跃,他那 疙里疙瘩的前腿跨上了她的腰身, 冷漠得像一辆坦克,他把生命撞击到家, 然后像一只沙袋翻倒坠地。 “她准行,”凯利说着,用细棍敲打着 她的后腿。“不行,再把她牵回来。” 我走在她前面,现在绳子松垂了; 而凯利在吆喝,戳打着他的非法分子, 那家伙在自己的时间里又恢复了黑暗,草料。 译自《通向黑暗之门》(1969) ...

年代: 英国 作者: 西·希内

阅读全文

相关搜索: